《两只老虎》票房扑街,葛优真的过气了吗?

文 | 柳叶叨叨 砍柴书院专栏作者

这次,终于轮到葛优上热搜了!

在最新上映的影片《两只老虎》中,葛优出演了一个准备自杀,路上却遭遇绑架的大老板,在和“低配”绑匪周旋中,上演了一出有笑有泪的好戏。

电影上映到现在,口碑却是两极分化,豆瓣评分只有6.5分,有人说,这碗鸡汤我实在喝不下去。

但就像网友们说的,大爷还是你大爷,只要葛大爷在,这钱就掏的值!

葛优到底有多讨人喜欢?

七十岁的姥爷说:葛优,那是自己人!

邻家十岁的小妹妹说,葛优啊,我知道!就是表情包嘛,整天瘫着的那个光头!

确实,看到葛大爷这张脸,就觉得亲切、接地气,他俗气的好像我家楼下每天买菜做饭,下棋遛弯的大叔一样。

我们也总能轻而易举地,在他扮演的小人物身上,看见自己的影子。

而现实中,葛优确实就是这么一个普通人,特别的俗。

葛优打小就是一普通孩子。

虽然出生在北影大院,父亲葛存壮是有名的演员,周围的叔叔阿姨都是荧幕上的大明星。

但葛优却一点“星二代”的自觉都没有。

长相勉强算清秀,性格更是让爹妈头疼,一个字“蔫”。

上幼儿园时,每次老师点名让大家表演节目,葛优永远都是往后缩的那个。

如果赶上集体上台表演,他总是左看右看,就是不敢看台下的观众。

在老师同学眼里,葛优是顶不起眼的,学习成绩中不溜,也没文艺特长,北影厂大院的孩子哪个不是明星气质?

就葛优蔫了吧唧,沉默的像块背景布。

所以,20岁这年,在农村当了2年猪倌的葛优,突然回来跟爸妈说,我要当演员。

老两口大吃一惊,母亲施文心私下跟老伴嘀咕:

“小嘎行吗?他有点蔫,放不开,没什么大出息。虽说不难看,也不漂亮,不吸引人,性格又蔫又放不开。”

老嘎大手一挥,反正也没啥希望,随他折腾吧。

葛优先是报考北影,一试就被刷了下来。

后来报考青艺,演的自己涕泪交加,老师却挥挥手,回去吧。

第三次又报考实验话剧院,结果还是没戏。

从电影学院、中戏、青艺、国防科委文工团、峨影演员剧团,凡是能让他成为演员的地方,葛优几乎全试了。

无一例外都被刷下来。

看到葛优像是无头苍蝇到处乱撞,老爷子知道,儿子这是当真要端演员这碗饭。

葛存壮亲自出马,帮助儿子排练一场《喂猪》的小品。

演自己,葛优自然是如鱼得水。

富有生活气息的表演,终于打动了考官,葛优被全总文工团录取了。

这一年,葛优22岁。

进入文工团,顶多算是撬开了演员大门的门缝,离葛优真正成名,却隔了整整十年的光阴。

而这十年,同一时间出道的张艺谋,早已经三座影帝加身,一部《红高粱》更是让他跻身国际知名导演。

同一个大院生活的陈凯歌,已凭借导演电影《孩子王》获得了金鸡奖。

哪怕当时比葛优还小五六岁的姜文,也主演过多部影片,不到三十岁,就拿到了百花奖。

而葛优,还在文工团跑龙套。

没有固定任务角色,没有一句台词,连姓名也不配拥有,主角惊艳出场,他也就顶多在前后露面打几个转。

就这样,演了十年,也没人知道葛优是谁。

三十几岁的大男人了,混成这样,也着实有点惨。

父母劝他要不转行当摄影师?好歹也能混口饭吃。

葛优还真不着急,他觉得再等等,“别人都有机会,没准儿我也有”。

1988年,被称为王朔电影年,这一年“鬼才”王朔有四本小说,改编成电影。

著名导演米家山,拿到是《顽主》。

在选角时,副导演给米家山推荐了全总文工团里一个姓李的演员,可能那位演员没有单人照,送过来的是一张合影。

那是一张三人合影,米家山说:

“照片上有3个人并坐在床上,葛优最靠着窗户,我一眼给他那秃顶给吸引了,我就觉得这个人肯定很逗。”

剧组很快给葛优定了从北京飞往成都的机票,这是葛优生平第一次坐飞机。

和导演见面后聊了两句,米家山马上认定《顽主》中的杨重就应该是葛优这样的。

“说话的时候永远有点游离的状态,慢半拍,但心里特明白。”

从青春年少到三十而立,入行十年后,葛优终于“熬”到了属于自己的主角。

《顽主》中葛优饰演的杨重是个看似不务正业,整天瞎琢磨的社会青年。

为了演好这个面冷心热的傻boy,葛优开始和台词较劲儿,和镜头死磕。

一句最简单的“我走了”,他用各种口气翻来覆去念叨;一个推门进屋的动作,他能琢磨出好几种不同表现,进门先看一下右边,还是先看左边,或是再看一眼地,这些都不一样。

这种近乎耗费生命的“献舍”式表演,让观众一下子就接受了这个尖嘴猴腮,头发谢顶,怎么看都猥琐的演员葛优。

1989年,32岁的葛优,凭借这部电视剧,拿到了金鸡奖提名。

第一次有了自己的代表作,第一次在众人欢呼中露脸,第一次小心翼翼在观众的手帕上签下自己的名字,那个曾经在电影中只能演匪兵甲的龙套演员,终于迎来了人生的第一个高光时刻。

此后三十年,葛优这个名字,一次次被人提起,成为中国电影史上如何也绕不过去的人物。

而对此,葛优自己却总是一脸腼腆,摸着光亮的脑袋,乐呵呵的说:

“都蒙上了。”

当多年前一个下午,冯小刚和王朔找上门来时,葛优一定想不到自己此后和喜剧和冯小刚会一直纠缠半生。

那天下着雨,家里没人,王朔跟冯小刚在楼下车棚里等了将近一个小时。

葛优蹬着自行车回来,看到这两个淋湿的客人,赶忙把他们迎进了家里。

冯小刚拿出《编辑部的故事》的剧本让葛优看,并希望他能够出演男主角李冬宝的角色。

冯小刚看中的就是葛优身上这股子面冷心热,看似不着四六,其实特真诚的劲儿。

葛优当时已经接拍了一部新电影,导演还是全总文工团的同事。这让他对冯小刚的邀请有些为难,冯小刚只能把剧本留下,让他再考虑一下。

冯小刚走后,葛优看完《编辑部的故事》剧本,自个儿一下子乐了:

这李冬宝不就是说的我自己嘛!

本来还在犹豫的葛优,干脆把本来答应接拍的剧推掉,去找冯小刚、王朔这帮人了。

《编辑部的故事》一经播出后,立刻火遍了大半个中国。

为了纪念结婚二十周年,送给妻子价值千万元的豪华别墅,还给她配了豪华房车。

不拍戏的时候,就窝在家里陪陪老婆,洗洗衣服,做做饭。

用他自己的话说,开伙的夫妻,才叫夫妻。

妻子贺聪在媒体曝光的照片中,体态臃肿,一副不修边幅的样子,许多人为葛大爷叫屈。

但葛优却这么说:

“我们当时的经济基础特别不好,谁也不图谁什么。

后来有没有碰见比她好的?肯定有。但我们是在没名的时候就同甘共苦的,干不出再婚换人那种事。”

在一次采访中,记者问葛优觉不觉得生活平淡乏味,葛优却跟记者聊起这样一段记忆:

有一阵子一到下午5点多我就犯困,就躺下睡会儿觉。我就发现有几次,她轻手轻脚地进屋来,坐在椅上,不言语,就看着我睡。

那时候,天刚朦朦黑,我就有种感觉....

“什么感觉?”

葛优摇着光亮的脑壳,狡黠地说:“真他妈……温馨。”

这么多年,观众已经接受了这样一个 “无公害”的男人形象:

看似不着四六,却比谁都真诚;反应慢半拍,心里却贼明白。

他还是不太习惯暴露在大众场合下,这和他饰演的众多混不吝的角色大相径庭,但这却是葛优一贯的人生底色,就和他小时候一样,总喜欢躲着。

就说前几天《两只老虎》的发布会上一件事吧。

《两只老虎》无论是论戏份,还是论咖位,葛大爷都是当之无愧的主角,但在发布会上,葛大爷却对所有的媒体和观众说:

“电影只有一个领衔主演,这部电影的主演是乔杉。”

吓得新人乔杉连连摆手:

“大爷在,就永远都是领衔。”

葛大爷却格外坚持,“原来我就是配角出身的,现在又回到配角,我一点也不纠结,特别愉快。”

比起当今娱乐圈处处可见的撕番大战,国宝演员葛优却主动让番,甘为新人做配,从不把自己当“角儿”

不争不抢,不慌不忙,这样的葛大爷,才是真的牛掰格拉斯!

这些年,我们在各种访谈、综艺上,常常是看不到葛大爷的。

但或许,在你家门口的市场,一转身,就看到这个高高瘦瘦,笑起来蔫坏,又一脸纯良的大叔,在买一块地板革。

没有老友王朔的混不吝,没有冯小刚的中年愤青,六十岁的葛优活得更像是一个没追求的老大爷。

其实活得普通点,也没啥不好。

就像是多年前,他在《顽主》里面那句台词:

非得绷着块儿,一副坚挺昂扬的样子,才算好孩子呢?累不累?

我不就庸俗了点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