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弱者尤二姐,怎样才能生存下去?与秋桐大战,和平儿结盟

在正式走入贾府之前,尤二姐是一个美丽风情且也有办法的女子——她成功搞定了贾琏,不仅让他冒着“国孝家孝”的风险偷偷娶了她,还对她“如胶似漆”。对于她妹妹尤三姐的婚事,贾琏也无比上心卖力,很像个姐夫的样子。

然而,一旦“苦尤娘赚入大观园”,走进贾府后的尤二姐,在王熙凤的地盘上,立刻就成为柔弱可怜的小绵羊,面对凤姐的算计和进攻,几乎全无招架之力,很快就落败自杀,仓促离场。

那么,像尤二姐这样,在职场中处于绝对劣势的弱者,难道就只有兵败自杀这一条路吗?她还有没有存活之道呢?可不可以争取一下另外的出路?

尤二姐的故事很有代表性,她就像一个骤然走入职场的小白,却因为某种原因被主管领导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于是处处被打压,时时被欺负,逃又不能逃(生存压力很大),忍得无比辛苦,最终不得不走上不归路。

阅读尤二姐的故事,帮她寻找一条可行的生路,或者能够为每个职场中的弱者一点启发和借鉴。

王熙凤虽然厉害,但荣国府是号称“仁厚有体面”的贵族之家,人多嘴杂,各种矛盾错综复杂,所以无论王熙凤怎么恨尤二姐,她都得顾忌身份和影响,不敢明火执仗地对尤二姐下手。我们看小说,她采取的策略不过是暗中使坏和借刀杀人而已,如此就需要一个过程。

在这种情形下,尤二姐还是有若干努力的空间和时间的。比如,她试着采取以下几种策略:

1、示弱——向凤姐缴械投降

进入贾府的尤二姐,几乎自带了弱者的所有属性:被偷娶的妾,身份卑微;除了一个宁国府的尤氏,举目无亲;自己性格懦弱,缺乏智慧。

如此情形下,最好的方式是,赶紧向凤姐投降输诚。就自己当是凤姐手下的婢妾,向身边的平儿学习,每天请安道乏,伺候在侧,不管凤姐是什么态度,都要竭尽所能讨凤姐的欢心。

当凤姐自称生病,不再跟她一起吃饭,就赶紧每天都凤姐面前捧杯侍药,悉心照顾,如此,不仅能表达自己的“忠心”,起码也能跟着吃点好饭,不必等着让凤姐派人给自己端来一些“不堪之物”。

当然还要尽可能远离贾琏,别给凤姐添堵。

当她发现自己怀孕,立刻向凤姐报告,表示如果生下儿子,请求凤姐收养。“没有儿子”本来就是凤姐的心病,也是贾琏偷娶尤二姐的重要借口之一。如此如此这般示弱,以退为进,没准王熙凤心念一动,觉得容下她也没什么坏处,既能得到一个儿子,还可以显显自己的“贤良名儿”,放她一条生路。

无奈,尤二姐不肯放下自己“二房”的身份,心安理得地用着凤姐给的丫鬟,还称呼凤姐“大奶奶”自居什么“二奶奶”?后来又摆出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如此,只能让凤姐更加痛恨,自是毫不留情。

2、争强——与秋桐翻脸大战

如果尤二姐自恃有“二房”的身份,又有贾琏的爱,不愿示弱,那可以试着另一种策略,就是争强,公开撕破脸皮。

凤姐不是借秋桐这柄刀来杀尤二姐吗?那她可以回报以颜色。凤姐身份高,又没有公开出场,她也不必跟凤姐翻脸,直接跟秋桐交锋,对骂一番。以尤二姐的性格,当然很可能打输,但只要动静闹得足够,贾府就会有人出面。大不了和秋桐两败俱伤,无论如何也比一个人受苦要强。

事实上,贾府中就有一个尤二姐的榜样,凭着没事闹点事生存下去的弱者——赵姨娘。赵姨娘固然愚蠢浅薄,她时常的无理取闹也总让人嘲笑鄙薄,但同时也为她刷足了存在感。大家是讨厌她,却谁也不敢太怠慢她,因为不愿意给自己找麻烦。

所以,正面开战的胜负结果不重要,过程就是一种姿态一种方式,让人不敢轻视小看。如果尤二姐敢于如此破釜沉舟,凤姐大概也不敢轻易怎么样……

3、结盟——争取平儿及其他人的同情

虽然初进贾府的尤二姐举目无亲,但她可以后来结交啊,努力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同情者和帮助者。

首先是平儿。她虽然是凤姐的心腹,但为人很好,也始终对她心存善意。在下人虐待她的时候,经常是平儿帮忙。尤二姐就应该紧紧拉住平儿,倾心结交平儿,处处请教平儿,请平儿帮忙在凤姐面前斡旋。就算平儿不能左右凤姐,但她的境遇也一定能好一点。

在尤二姐入府之前,已经听过贾琏和小厮兴儿说过贾府的一些事儿和矛盾。兴儿就告诉过她“如今连他正经婆婆大太太都嫌了他”,尤二姐若是能主动亲近邢夫人、讨好邢夫人,以她的温柔懂事,这个贾府上下没什么朋友的大太太,说不定还有可能喜欢她。如此,凤姐也未必敢轻易动手。

还有赵姨娘,也是深恨凤姐的,尤二姐与她身份相似,彼此有相同的话题,若是她肯放低姿态结交,头脑简单的赵姨娘,还真可能对真诚相待。若是她和赵姨娘结成统一战线,凤姐就更有顾忌了。

4、求助——向贾琏和尤氏求助

贾琏是她的丈夫,他虽然软弱虽然害怕凤姐,但也还是有良心的人,也对她有着深厚的感情。尤二姐完全可以向他求助,直接告诉她自己所受到的种种明枪暗箭,请求贾琏帮助。甚至可以以退为进,请贾琏放弃她,将她赶出贾府——贾琏一定不会这么做,只要他出面过问一下,哪怕没什么大用,尤二姐的境遇起码可以改善一点,可以争取更多时间。

除了贾琏之外,尤二姐还有个姐姐——宁国府的当家女主人尤氏。尽管反对尤二姐嫁给贾琏,又忌惮凤姐的泼辣,尤氏轻易不敢来看她,但她总有过来的时候,不妨找到机会,向姐姐认错道歉,请姐姐帮忙。尤氏为人善良,对没有血缘的妹妹也是有感情的。虽然她也是胆小怕事,可多年混在豪门中,她总有自己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和生存策略,可以教给尤二姐……

这四种策略并不是互相排斥的,尤二姐完全没有可以交叉使用,甚至同时使用。无论生活还是职场,强者有强者的处事智慧,弱者有弱者的生存法则。面对不堪境遇,办法总比困难多,即使是弱者,也都有机会为自己争取更好的人生。就算最终失败,无论如何,也曾经努力过争取过,只是无怨无悔。而且,万一成功了呢?不仅生存下去,假以时日,当各种条件改变,还有可能逆袭呢(比如尤二姐若是活下去,她有“二房”的身份,如果还有儿子,那么当凤姐死去后,没准就真被“扶正”,没有平儿什么事儿了)。

世事变化,白云苍狗也就在一瞬间,谁知道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