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兼贪污、行贿、玩弄女人于一身的河南出版厅官郭豫生

揭兼贪污、行贿、玩弄女人于一身的河南出版厅官郭豫生

揭中原大地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郭豫生的真面目

揭兼贪污、行贿、玩弄女人于一身的河南出版厅官郭豫生

郭豫生看上去道貌岸然,实际却是一个从父辈那里继承了害人基因,并兼贪污、行贿、玩弄女性等等劣行于一身的阴毒、恶劣之人!

郭豫生的父亲郭灌顶是文革时期的河南省公安厅副厅长、造反派头头,在刘少奇关押河南期间加害刘少奇致死。刘少奇平反后,郭豫生的父亲被判刑15年,郭豫生也被从部队转业到河南省新华一厂当工人,他对此怀恨在心!在他利用关系及各种手段当上河南省新华一厂副厂长后,便逐个加害、排挤在河南省新华一厂工作的原河南省公安厅的子弟及当年办他爸案子的专案组领导家的亲人,致使这些人不得不离开新华一厂。这些被他害过的人总结出的一条是:被郭豫生盯上的人,他暗中花一两年的时间也要把你弄死!

在他调任河南省外文书店当经理期间,由于其擅长耍阴谋害人的本性使然,搞得班子成员人人自危。

2001年至2004年他由外文书店调任河南省新华书店任总经理期间,除了继续耍阴谋害人外,还利用手中的权力,采取各种手段巧立名目,将大量公款据为己有,并作为他行贿的资本,其中:

1.串通几个江湖骗子到新华书店进行所谓讲课,讲了几次课,领着听课的人做做保健操,就骗取90万元的讲课费,郭豫生从中分得三分之一还多。

2.在新华书店所属的建国饭店装修时,他又趁机勾结前河南省出版局局长的公子,注册了一家公司,将装修工程转卖出去,使实际装修费用比原工程预算超出5000多万元,后来在群众议论纷纷的情况下,上级部门介入调查,但因他们注册的那家公司已经注销,人不知去向,此事不了了之。郭豫生操作这件事,一方面起到了巴结局长、还局长让他从一个很小的外文书店到省新华书店当总经理的情,另一方面他也从中分得了不少黑钱,由此买了一套当时价格不菲的别墅。

3.郭豫生为达到敛财的目的,起用已退休的河南省新华书店原副总经理胡则频负责基建工程,两人勾结在一起,在基建设计、招投标等环节上做手脚,后由于真相败露,在上级部门的干预下变更了设计部门、停止了招投标。但他依然以需要支付设计费的名义,付给郑州市工学院设计人员张姓女士130多万设计费,郭豫生和胡则频也趁机中饱私囊。

由于郭豫生在河南省新华书店的一些行径被上级领导察觉,他在任期未满时被从新华书店总经理的位置上调离,最初被安排在河南出版集团任个闲职,不得志。于是他一边使用各种手段卑躬屈膝地巴结当时集团董事长邓某某,一边伺机报复。在逐渐获得邓某某的好感并逐渐被加以重用后,他又利用河南出版集团党政两个一把手之间的矛盾,加入到王爱(原周口市委副书记,焦作人)一边,并和当时河南出版集团内部盛极一时的“焦作邦”一起,背靠当时河南省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厅长(焦作市委书记上来的)秦玉海及原河南省检察院副检察长、反贪局局长李晋华(两人都已被立案调查),一举将邓某某及其得力部下们送进监狱。据知情人透露,他为达到报复、害人的目的,给公检法系统的官员行贿就达几百万之多!

除上以外,郭豫生还玩弄女性成性,在新华一厂工作期间,就乱搞男女关系——背着自己第一任老婆同时与几个女人有不正当关系。当时在新华一厂工作的人经常能看到这位副厂长上班时间在办公室关着门和女的胡搞,有时还能听到两个女人在他办公室因争风吃醋大吵。到外文书店后,他又继续勾搭漂亮女性,老婆就换了三任。他对前两任老婆都是利用后再一脚踢开。在王爱任中原出版传媒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后兼任中原大地传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期间,郭豫生除了采用其他手段巴结王爱外,还利用自己尚有几分容貌和擅长把握女性心理的特长,博得王爱的欢心,并获得不断提拔——先由一个闲职提拨为一身兼管教材和印刷两个出版系统效益最好、最来钱渠道的主任,后又提拔为上市公司总经理(副厅级)。期间他在经济上也没少捞取好处。

2015年春河南省委巡视组进驻中原出版传媒集团调查后,得出的结论是:“中原出版传媒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内部管控有漏洞,决策失当,造成国有资产流失;个别子公司存在规避招标、明招暗定、陪标串标等问题;有些投资项目管理不够严格,工程严重超概算。”这其中的问题不难从郭豫生在新华书店的行径中找出影子,有这样的人从中操作,有当时党政大权基于一身的王爱的暗许,中原出版传媒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怎么会没有漏洞?有些投资工程项目怎么会不超概算?国有资产怎么会不流失?

由于郭豫生心机很深、善于伪装、做事手段极其隐蔽,所以很多人不知他的真面目,所以他至今仍能逍遥法外。

返回顶部